水空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空调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地方政府试点财政开支公示专家称有助渐进改革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7:45:18 阅读: 来源:水空调厂家

一年里,政府手上有多少钱,这些钱如何使用?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白庙乡政府公示的做法,被视为“政府财政开支全裸第一例”。在浙江温岭,还有进一步的做法。经过近一年的筹备,1月17日开始的温岭市预算民主恳谈正式开始。今年,温岭市共有交通、水利等5个部门的财政预算需要经过人大代表和公民代表的“麻辣”过堂,这5个部门的预算支出,占温岭市全部预算的70%以上。温岭人大代表与公众代表共同进行“参与式预算”监督得到政府支持与四川白庙不同,温岭的政府财政预算公开,已走进了第四年。并且,在2011年,增加了代表对上一年度预算执行情况的审议。在中国政府总收支已达10万亿元规模的今天,在社会公众对政府预算给予空前关注的当下,中国公共预算改革如何有条不紊地向纵深推进,如何使分配和使用最大限度地满足社会的共同需要,温岭和白庙——一东一西,一富一穷,两地以不同的方式,给出了自己的“样本”。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、基层民主提倡者李凡认为,这证明参与式预算不仅在中国沿海富裕地区行得通,只要有意愿,在内陆贫困地区也同样可行。以“公开”开始,向“公共”前进,这或许是中国渐进式改革的一条可行之路。温岭:“参与式预算”的民主样本人大代表们不只能对政府花钱的打算说三道四,还可以对政府花得如何指手画脚。这些从土壤里成长起来的草根代表们,终于对民主有了习以为常的较真与自信2011年1月17日,温岭市行政大楼二楼7号会议厅。李成荣,温岭市石塘镇人大代表。当着圆桌上二十余人的面,他拿着温岭市交通部门2010年预算执行情况汇报,麻利地翻到附件三,指着第二行,对着话筒说:“去年的农村公路养路费预算3800万,实际只完成3200万,”话还没说完,手指又移到倒数第七行,“老年人减免公交车补贴到位200万,实际只完成140万。”他抬起头,扶扶金边眼镜,用极其平静的语调说:“这几项关系老百姓的重要预算都没有完成,钱用到哪边去了?”圆桌的那一边,坐的是温岭市市委、财政局、交通局的领导,不知如何作答,只能集体埋头记下他所说的话。这是温岭市2011年度交通局财政预算民主恳谈会的第二分会场。今年,温岭市共有交通、水利等5个部门的财政预算需要经过这样的“麻辣”过堂。这5个部门的预算支出,占温岭市全部预算的70%以上。今年是温岭市逐步开展“参与式预算”的第四年,而“参与式预算”的雏形——民主恳谈,已进入了第11个年头。随着这一形式的不断完善,温岭下辖的11个镇从去年开始全部实行“参与式预算”,并且在2011年,第一次把上一年度的预算执行情况也纳入了民主恳谈的范围。这意味着,人大代表们不只能对政府花钱的打算说三道四,还可以对政府花得如何指手画脚了。这些从土壤里成长起来的草根代表们,终于对民主有了习以为常的较真与自信。在整场恳谈中,没有一次因领导发言而鼓掌,也没有一位代表因不满而离席。“要恳谈,先读报表”早上7点50分,温岭市石塘镇人大代表林松其裹着黑大衣,腋下夹着一个厚厚的大信封,走进了主会场。窗外,阳光明媚。这个地处浙江东南沿海的滨海城市,是中国大陆新千年、新世纪阳光首照地。虽然只是一个县级市,但因发展迅速,房屋均价甚至已经超过了首都北京。在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(市)中,温岭市名列第21位。林松其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坐下,从信封里抽出边角已被翻卷的材料,又开始圈圈点点。材料是一周前收到的——《交通部门2010年预算执行及2011年预算编制情况汇报》《交通局2010年预算执行情况及2011年预算计划汇报》及《关于交通部门2010年度重点建设计划执行情况及2011年重点建设计划安排的汇报》。三份材料分别由市发改局、市财政局、市交通局准备。与材料一起到的,还有一份交通局财政预算民主恳谈会的邀请,其中特别注明,“请提前做好发言准备”。材料显示,2011年拟安排交通局预算资金24504.6万元,比去年多了400多万,大约占温岭市财政预算的1/10。与前一年不同的是:预算执行情况被清楚地列成表格,供代表们审查监督。这是林松其第二次参加市交通局的财政预算民主恳谈会议。“我对财政预算懂得不多”,林松其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“尤其是今年又多了一个预算执行的表格。”这几份材料用不同颜色的笔画上了密密麻麻的线条,并画满了各种符号。他腼腆地笑笑,“要恳谈,先读报表。不然怎么谈?”半小时后,大约能够容纳一百人的主会场陆续坐满了。这些受到市人大的邀请前来参会的人员包括:每个乡镇派出镇人大主席,市人大代表一名,普通群众代表一名。此外,市人大提前在网上发布信息,欢迎对此感兴趣的公众自愿报名参加,因此,还有5名报名参会的公众。温岭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学明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从今年开始,市人大特意为各部门的财政预算民主恳谈会建立了“参与库”和“专家库”。其中,“参与库”已经录入了大约33000人,包括人大代表、村民代表,以及关注财政预算的社会热心人士等等。“专家库”则是各领域的专家以及财经专家。“以后的财政预算民主恳谈会将主要从这两库里抽取人员参与,每一次会补充新的血液,比如这5名公众,会后我们就要把他们纳入参与库。”人大常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说。“市人大会组织专家对‘参与库’进行简单的财务预算的培训,他们对预算轻车熟路,提问题也会提到点子上。”张学明介绍,逐步推开参与式预算的4年来,恳谈代表基本保持了原班人马,因为“老人们情况熟悉,能够更有效的监督”。但温岭市民主恳谈工作办公室副主任陈奕敏对此持有异议。他认为,所谓“参与式预算”,就是要让更多的老百姓参与到财政预算中来,“主体应该是公众,但现在还是以人大代表为主,主动参与的老百姓不多。”的确,相比十一年前,民主恳谈在温岭刚刚萌发时,如今参与恳谈的人士已有了很大变化。最初采取的方式是,在村里布告栏贴上大红纸,用毛笔大字写上:“我镇将于某月某日某时于镇政府大会议室召开民主恳谈,欢迎感兴趣者前来参加。”只要有意,无须报名即可参加。热情的村民往往将整个房间挤满。直到现在,箬横镇的民主恳谈,依然动辄五六百人参加,要分七八组讨论才能顺利进行。但随着民主恳谈从乡镇级向市级发展,恳谈的内容集中为预算审议这一较为专业的内容后,参与的难度也因之提高。正如林松其说的“要恳谈,先读报表”。“老百姓的意识转变也有一个过程,要让他们慢慢明白,自己的参与是多么重要,能改变多少东西。”陈奕敏说,“参与意识是第一位的,至于专业知识,我们可以通过培训来提高。”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下一页 末页

隔音门

石磨面粉机

非凡东涛鸡养殖合作社